艰难痕迹

艰难痕迹

水精者,水之精也,是遥承肺与水道,非承膀胱也。第泄热之说,犹有可议者。

此必内有伏热,三焦肠胃秽气郁浊,颇似温病之发于伏邪者,于伤寒自利,及误下而利者,殊不合格。故汗与小便,皆可谓之津液,其实皆水也。

风邪鼓卫气于外,今更从邪气之后,壮荣气以逐风邪也。若先于势未盛时,重用石膏、大黄、生地、丹皮、栀子之属,大剂温凉服之,犹可救也。

是又分先后治法也。此亦前人之所未及也,惟叶天士通络之说,于此等病治法甚合。

亦有肢冷额热,困倦无力,呼吸不续,自汗盗汗者,若误作阴虚,治以滋补,中气愈郁,痞满愈甚,甚者化为肠痈、胃痈,积为肺痈,轻亦传为痢疾矣。痰则无论为燥痰,为湿痰,皆由于脾气之不足,不能健运而成者也。

有用补血益气之法以运之;有用破血化瘀之法以搜之。鄙见只当分作四层∶曰伤寒初起本证治法∶曰伤寒初起兼证治法;曰伤寒日久化寒,并误治化寒证治,曰伤寒日久化热,并误治化热证治。

Leave a Reply